bet123缃戠珯-www-17shoulu-cn.s2b-conference.com

google seo -> telegram: @ehseo6

">Newsnet 2022-10-01 13:23
  • home  >   /黄南坊量辟房产交易有限公司  >   bet123缃戠珯
  • 『bet123缃戠珯』 大连抠灿集团公司 2022 1001-Mobile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周刊 > 遇见苏东坡 ——漫谈李少君的诗 正文

    遇见苏东坡 ——漫谈李少君的诗

    2022-10-01 13:23:16 来源:星火诗歌网 作者:电子诗集 点击:236次
    只有超然物外,苏东少君才能找到真我。坡漫只有真实的谈李自我,才能真正体会到世界原本的苏东少君真实,人性的坡漫善良,天地大道的谈李美好。诗人李少君经常抽取世界原本人性和天地大道的苏东少君超然入诗,生活中有如诗洒脱,坡漫如诗奔放,谈李如诗精彩。苏东少君诗人在《我总是坡漫遇见苏东坡》中写道:你也熟悉相对论,这也是谈李灵魂物理学的变化,一切只是苏东少君一瞬间,像你我这样的坡漫兄弟可以喝同样的酒诗人,苏东坡诗,谈李苏东坡心,苏东坡爱,天地大道,诗歌和绘画。此时此人与古人之间,诗人与诗人之间,共享了山间的明月,江上的轻风。诗人如何不能成为大道归一、形神归一、精神身体归一的兄弟?怎样才能不喝同样的酒呢?如果你想和苏东坡一起成为兄弟,那就不容易了诗意的修炼。这种修炼是胸中有山谷的修炼;这是一种无声的修炼;这是一种观赏太阳和月亮,参与阴阳变化的修炼;这是一种忍受孤独和孤独几千年的修炼。诗人在《自白》中说:然而,我会日复一日地修炼自己,最终成为一个内心的国王和灵魂的自治者。只有一个灵魂的自治者,他的灵魂才是自由的,才能穿越千年。只有一个自由的灵魂,泰山才能不失其形,大江才能歌罢而不失其声。作为一个灵魂的自治者,他的诗意永远孕育着星海,永远是超越物外的天籁之音。诗人诗意的修炼,往往以阳光为背景,灵魂的净土充满了洗涤天地万物的光芒。那黑暗呢?在光明的背面,生命中萌发、孕育、圆润的部分,在光明中是前所未有的,却永远支撑和等待着夜晚的黑暗?这时,周围所有的灯光都被清理干净了,等待帷幕被掀起的那一刻,世界就被我身后的世界隔开了,比如沉默的观众——《夜晚,一个人的海湾》,我仿佛听到诗人在说:灯光,你不用那么扭捏,也不用把握分寸的调暗,你就可以退出了。诗人在这首诗的开头说:当我君临这个海湾/我觉得:我是王。诗人以无可争辩的君临方式,突然切入了这片天地,切入了星光灿烂的海湾。整个天空开始为诗人加冕,整个大海即将成为诗人横渡天涯的人生舞台,日出东方的大幕即将徐徐拉开。需要澄清的是,诗人的君临正是对这片天地的回归。这里的王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天地统治者,而是天地本身。因为此时的诗人已经与这片天地达成了共同的精神存在,与这片天地完全相同。此时的夜晚,就在诗人的后面。就像诗人一样,就在黑夜的后面。夜晚沉默,就像沉默的诗人。诗人和夜,只有形式的帷幕,完全没有时空和精神意义上的距离。夜晚,已成为诗人与自然、天地万物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晚上在诗人的笔下,从来都不冷,也不可恶。相反,诗人和夜有着共同的温暖。诗人在《春夜》中写道:春夜,无人时一个青年男子,在树木稀疏的小道上优雅地脱下白衬衣搭在左肩上他经常在林中散步吸收着草木之清香气息本诗的画面感、代入感极强,让你瞬间就成为了这个春夜的旁观者和参与者。请看,一个清新帅气的年轻人,走在树木稀疏的小路上,走在月光如水的时候,脱下雪白的衬衫,优雅地放在左肩上。他的皮肤变得更接近夜晚,他吸收了植被的香味,散发出强烈的青春气息。看到这里,你不禁要问:这个年轻人来自哪里?他要去哪里?为什么他生得潘安貌,却死而独立?这首诗看似简单,实则简单。看似单薄,实则故意深远。由于内容和内涵的高度不确定性,这首诗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本诗的留白实在太大,由此产生了极大的读者二次创作空间。而这首诗几乎是白描的写作手法,使阅读体验更加空灵和遥远。诗人在《潇湘夜雨》一诗中写回了家乡。家乡不再是原来的故乡,而是新的家乡。家乡的街道是新的,家乡的高层建筑是新的,家乡花枝招展的女孩是新的,画未干的星巴克是新的。家乡在时代的浪潮中被彻底洗涤和异化。幸运的是,潇湘变。幸运的是,晚上,当我坐在家里时,我打开窗户,听了一夜的雨声——只有这是熟悉的。这是著名的潇湘夜雨。只要潇湘夜雨没变,夜还是原来的夜;雨还是原来的雨;潇湘仍然是原来的潇湘。为什么潇湘夜雨没变?潇湘夜雨穿越时空吗?不,潇湘夜雨从未离开,一直生活在诗人心中。诗人喜欢夜晚。因为夜晚是星海的背景。更令诗人震惊和难忘的是,今晚,生命之灯仍然亮着:萤火虫在虚无的夜空下漂浮着一盏小灯笼,在无尽的黑暗野外游荡……你对我说:那些闪烁的萤火虫是灵魂在夜间旅行时提着的一盏小灯笼——在坪山郊外遇到萤火虫,所以我想问,谁是这次旅行的灵魂?这些明明灭亡的灵魂在寻找什么?这些灵魂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野外游荡,手里拿着小灯。不,这不是灯,这是燃烧的生命,这是生命发出的,寻找自我的光。诗人告诉我们,萤火虫用燃烧生命的光照亮了自己的灵魂。在诗人的夜晚,一个温暖的四合院一直在值守。花影桂香住在这个四合院里,都是家人,都是熟悉的亲人。一个四合院,漂浮在秋天的花影中,桂花香会渗透到睡眠者的梦中,所有熟悉的亲戚——父亲、母亲、姐姐、姐姐都在安静地睡觉——四合院,曾经是诗人作为流浪者漂泊异乡时最大的梦想。曾几何时,诗人望着这座四合院,在遥远的月下吟唱:明月什么时候,把酒问青天……希望人长久,千里共禅娟。诗人在《小镇》一诗中,悄悄表达了浓浓的乡土情怀:小城市最温馨的一幕:茶馆里,几乎每个人都在不停地打招呼,因为他们都认识对方。现在,却变得多么奢侈。今天的高楼大厦,冷峻高傲的面孔,阻断了多少温暖。在城市的屋檐下,我们甚至不能容忍燕子农民工和村姑的爱情都容不下。诗人的爱呢?在《美的分寸感》一诗中,诗人隐忍而有意义地刻画了一位淑女和一位绅士的爱情:美的分寸感呈现在她精心梳理的每一缕精致的头发上。深夜,他蹑手蹑脚地潜入,但只吻了吻她的额头,什么也没偷,包括她的诗人写淑女,只写她精心梳理的每一缕头发。诗人写君子,写他轻手轻脚潜入淑女卧室,只是为了亲吻淑女的额头。诗人不落淑女二字,却把淑女写得如此淑女;诗人不落君子二字,却又把君子写得如此君子。控制这种语言温度真是令人惊叹。诗人不写爱情,但爱情是自由的。诗人在另一首诗《新隐士》中写道:我最快乐的时刻是情感/包括美女、山水和萤火虫的微弱光。看,这是君子之品。君子现在在哪里?君子处于什么样的精神状态?诗人在《京郊定制》中写道:在这个红尘滚滚的时代/我们在哪里定制一个愿意安静地隐居在这里的绅士?诗人得天独厚,总能与穿越千年时空的君子并肩游泳。在《我总是遇见苏东坡》一诗中,诗人一开始就写道:我总是遇到杭州、惠州、眉州、儋州天涯孤旅途中的苏东坡。这一次,我们互相安慰。在黄州和赤壁下,你我月夜划船唱歌。你前世一定是经常一起喝酒的兄弟。是的,我喜欢听这样的说法。你我很多相似之处都是酒量平平,但其实是嗜酒。是的,诗人前世一定是和苏东坡一起喝酒的兄弟。两人以酒勾情,以情入诗,实现诗酒生活。两人以酒勾情,以情入诗,实现诗酒生活。但并肩游泳的诗人酒量平平,三杯两杯桃花酒后,都醉在春风中。然后假狂,然后放手。诗人对酒的分析、判断和价值取向堪称古典主义杰作。诗人在《桃花潭》一诗中,将这一价值取向的深度艺术化表达得淋漓尽致。桃花潭是最立体的古董。它还描绘了山水、流云、雾、池影和摇曳的竹子。它也是古拌古木、苔藓和浅草。也是古色古香的竹子。当你小心翼翼地拿起它时,你很容易感受到手掌上细腻细腻的笔触。诗人从酒瓶的外观开始,从形状到图案,突然,这瓶酒成了难得的珍品、最好的、圣品。请看这古木青苔,请看这山水流云,请看这翠竹潭影,如何不让人心生爱情。啊,这捧在手里和心里的感觉……诗人接着写道:桃花潭是一罐密封了几千年的好酒/桂鱼和竹笋烧制的美味佳肴,香气腾腾/喝着这罐李白以后喝完就醉的美酒/我们在万家餐厅打掌欢乐。喝醉方休/咀嚼后,诗兴消化成一种剩余的美/发酵在心底,喷吐出来,变成惊天长啸。惊天长啸。经过这一系列的描述,酒兴诗兴已跃然纸上,已入眼、入诗、入情。然而,诗人还不够,他深入地写道:桃花潭仍然是一个自然的扬声器。清晨,鸟儿在唧唧喳喳,牛羊在唧唧喳喳。黄昏时分,人们的声音逐渐升起。小溪从山上汇入青一江的寂静被对面渡河的船的浆声划破……余音不见了,又一条鱼泼刺一声跳出水面深夜,终于被一朵朵落下的桃花一朵消音,诗人以桃花潭为背景,融合了绘画、音乐、动感等诗美元素。潭静,鸟鸣;水静,船行。潭静,鸟鸣;水静,船行。最出彩的是,泼刺越出水面的鱼,能牵动你的心吗?诗人将静与动完美统一,人与自然完美统一,以此为背景,在哲学和审美意义上形成大和谐。与动相比,静似乎更接近精神领域。因为动是这个星球的常态,而静是内心的追求和体验。诗人在《南渡江》一诗中写道:每天,我都开车去看南渡江。有时候,只是为了知道南渡江在黎明和夕阳下是否变了,或者烟雨朦胧中的南渡江和月光下的南渡江有什么区别。诗人每天都不厌其烦地开车去看南渡江,我只想知道烟雨朦胧中的南渡江和月下的南渡江有什么区别。诗人知道南渡江在动,却只想看到南渡江的静。与其说是一种欣赏,不如说是骨子里对静以修身的偏执追求。然而,无论是移动还是安静,都是相对的,这与方向、角度和颜色光的对比度有关。诗人在《春天》中写道:白鹭站在牛的背上,牛站在田野里,田野横卧在草坡的四面。草坡后面是杂草。低蓝天和远处的一大群青山构成了春天诗人通过景物的层层立体嵌套,通过近景和远景的切换和推广,神秘地融化了宁静的春天。显然,这个春天太安静了,太理想了,太真实了。显然,这个春天只能存在于照片中,只能存在于诗人永恒的诗心中。当然,诗人从来都不是乖乖宝。他的内心总是充满青春躁动,诗人敏锐的嗅觉,创造了诗人的先锋。东坡哥说:春江水暖鸭先知。早在大学期间,他就预感到了大时代的到来,他就充满了先验地听到了来自天空的滚滚春雷。听过春雷运动的人会顽固地记住,相信春天已经从天而达——应该表达春天对春天最好的表达就是立即行动。大三寒假,2022-10-01,诗人前往海南岛进行考察。在南下的旅途中,诗人弹奏着心爱的吉他,唱着刚刚创作的《闯海歌》:我来自湘中,你来自京城……既然选择了翱翔,就要横行四海;既然选择了闯荡,就要乘风破浪。诗人边走边唱,一路唱到三亚,让青春的激情在天涯海角回响。然后,诗人又去了五指山,在乡间拜访了黎歌王。最后,诗人回到海口,有幸与苏瑞、周华健同台演唱。诗人从海南,诗人创作了歌曲《我是一个有海的人》。此歌就像长了翅膀,迅速飞遍大江南北:从山上下来的人/会觉得平地太平淡,没有起伏//从草原上走来的人/会觉得城市太拥挤太狭窄//从森林里出来的人/会觉得每条街都缺乏内涵和深度//从海上来的人/会觉得每个地方都太压抑单调///我是有海的人/你永远不知道我经历过的一切///海鸥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沿着黎明的路线,追逐蓝色的方向//巨鲸巡游,胸怀和视野如云/以云淡风轻的决心,赢得平静///我是一个有大海的人/我的激情,是一股自由的海风/浩浩荡荡世界……从此,诗人从盲目探索中脱胎换骨,彻底成为我是有海的人。在这一点上,诗人与大海结下了不解之缘,注定这辈子会关心大海。在这方面,诗人与大海结下了不解之缘,注定这辈子会关心大海。诗人在《自道》一诗中写道:白云无根,流水无尽,感情无限。我会像海鸥一样漫步,一飞而过。……在海上,到处都是我的身影和形象。在《垂竿钓海》这首诗中,诗人把这种内对生活的控制提升到了一个新的、超然的自我创造高度。我坐在高高的悬崖上钓鱼。我觉得我一提起杆子就能钓到整个大海。到目前为止,诗人已经为整个生活做好了必要的准备。他的心理高度是坐在生命悬崖上是的,接近生命禁区的高度;它高于命运之海,完全控制着命运的高度。显然,诗人所要垂钓的,并非什么池中之物,而是整个大海。当春雷再次响起时,春天将再次从外面到达。这一次,诗人会有什么新的表达?诗人在《春风再次刷新世界》一诗中写道:寒冷溃退,暖流暗淡,草色绿色,江南北春风再次刷新世界……让我们解开缆绳,扬帆出海,驱赶波涛,奔向天空。作为时代的潮流引领者,诗歌实际上是诗人超越物外的永恒大海,是诗人永恒的价值存在和希望。诗,是一缕古笛诗,是探索虚空的花诗,是我们存在的痕迹诗,是我们的孩子,希望和荣耀写,诗写活着,孩子出生——古部落面对未来,诗人充满信心,写,诗写活着,孩子出生。但面对时间的流逝,面对美,面对爱,诗人却完全没有精神境界的超然,显得有些过于遗憾,过于怀旧。诗人在诗《致-》中写道:一切最终都会消失,包括美,包括爱,但我的手……如果说《致-》这首诗主要描绘了诗人的动作剪影,那么在《我总是遇见苏东坡》的最后一节,它就变成了诗人的爱:见面会有不同,东坡兄弟,我们不要过长江,芦苇草,浮云和浮云亦曾邂逅流水和流水亦也曾亲密无间远方,甚至惟有更远,才是最终的方向是啊,并肩神游的兄弟,虽然是“经常一起喝酒的兄弟伙”,而云卷云舒,天下终究没有不散的宴席。但无论世界如何变化,请记住:距离,甚至只有更远,才是最终的方向。但无论世界如何变化,请记住:距离,甚至更远,才是最终的方向。2022-10-01,红松三闲居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作者:编辑推荐
    ------分隔线----------------------------
    诸城电动车上门服务 找大小姐头像 96345电力上门服务价格 宝宝摄影上门服务 直接约炮的打招呼
    有去过小勐拉嫖娼的吗 北京大保健北京国安吧 一条龙服务项目 沈阳维小姐上门洗衣机上门服务 邵阳同城约炮电话
    莞式一条龙服务磁力 杭州个人保健上门服务 衡东一条龙服务 维小姐上门空调电话上门服务 qq上找赵小姐靠谱吗
    电工小姐上门服务南宁 一条龙服务的来历 去嫖娼 什么交友约炮软件 小姐上门理家电上门服务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