婀栧崡鍐滀俊app鏈€鏂扮増『网址:ff00.co』F2F4Y5L8-2022-10-07 20:54

三种时间模式的叙述 ——李月边诗歌阅读笔记

2022-10-07 20:54:01 来源:星火诗歌网 作者:每日好诗 点击:446次
三种时间模式的间模记叙述——李月边诗歌阅读笔记门梁线性时间:我的太阳穴隐藏的问题比日出日落的答案更多,地球旋转一周;春夏秋冬,叙述地球围绕太阳旋转一周。李月我们称之为时间,边诗无非是歌阅行星周期性运动。为什么这种周期性的读笔运动不能让我们永远年轻,而是间模记让我们衰老,最终归于尘土?亚里士多德提出了四因说。叙述他认为一切都是李月由形式因素、材料因素、边诗动力因素和目的歌阅因素组成的,其中目的读笔因素是最终的、最重要的间模记,一切都有存在的叙述目的。但是李月,对于成长,我们只能把它放在动力因上。人活着的动力,我们无法称之为生命,比如狄伦?托马斯在《通过绿色茎管催花的力量》中唱道:通过绿色茎管催花的力量/也催我的绿色岁月;枯根的力量/也是我的毁灭者。生活只能前进,不能回到过去。我们称这种不断推动的力量为线性时间。更乐观的人把线性时间视为进化的时间,人类以快乐的步伐走向未来,有成为圣化神的目的。每次读李月边的诗,生命涌动的感觉油然而生,具体呈现在诗行中,就是不断探索时间的主题。他描述的第一种时间模式是线性时间。这种时间是一条没有回头路的路线。人类只能通过生命的消失来刻画。生命将在时间基础上崛起坟墓或丰碑。然而,在诗人的字里行间,这种时间模式不仅呈现进化,而且通过退化、追溯或散光来表达单向的流逝。因此,诗歌行业更多地反映了生死结合的矛盾辩证体,往往从死亡中反思生存,从黑暗中期待光明。李月边的《荒野》似乎描写了荒芜的地方,或者在一定时期的社会荒漠化,但实际上是一个时间隐喻。在黑暗中,谁和谁耳语/孤独的夜晚,有些生命逐渐枯萎/昙花/矮丛林在星光下死去,千年/阳光在溪流边转世,有些坟墓没有草。生命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似乎生生不息,终究还是孤独的夜晚,消失了。可以说,荒野是诗人对线性时间的总结。康德说,时间和空间是人们的先验,就像上帝超越主体一样,上帝的宗教经历如此接近个人感受,每个人都以自己独特的方式体验时间。李月边的《沉默的大部分》显然以个人成长期写下了时间的经历:婴儿期、青春期、糖衣药敢抽我鞋底的男人,诅咒我的女人,越来越像病毒。感冒杂扰怪物的异事在梦里,甚至在山路上,然后在沼泽中央挣扎,像秋天蓬蒿长在额头上。年轻人就像蝉鸣和蝉鸣,迅速埋在城市建筑里。就像沼泽里的气泡,就像大多数人一样,没有时间大喊大叫。沉默的中秋节已经到来,年轻人或嘈杂的蝉鸣随风消失。对于这种不可抗拒的时间引力,诗人对历史和生活感到无能为力,最终以神奇的希望抵抗时间的杀戮,即撤退。古巴小说家阿莱霍在《时间之战》中,卡彭铁尔从主角的死亡开始,以归还母亲的子宫结束,通过追溯探索主角短暂的一生。这无非是时间覆水难收。诗人的《既往》不是另一种异曲同工吗?我想凭空回到子宫/蛀虫沿着年轮咬/夜晚不干净,剩下的月光/间隔了投下黑影的叶子。凌晨/我陷入松木家具的森林/回忆之前的一切,追溯到天明/今天的七情六欲将成为过去。时间由过去、现在和未来组成,我们对此无能为力。现在是一面虚拟的镜子,从左到过去,从右到未来,可以在诗人的诗歌或我们的心理中自由穿梭,但我们真的找到了答案吗?诗人通过《独自在山庙避雨》这首诗,描述了象征永恒时间的神,只是自己的虚幻折射。你被崇拜在我的寺庙里,青春/青春作为祭品,祭祀白云苍狗/我仰望雨中的天空,欣赏风吹树叶/笼子里的鹦鹉,欣赏逗鸟的人/我也有翅膀,但心被枷锁锁/卖香烛的女孩说/能给我美好未来的希望。最后,诗人写下了他的答案,我鬓角上的问题比答案多。为什么问题比答案多?时间给我们带来越来越多的困惑,而不是减少?也许与时代和诗人的成长经历有关。美国地理学家大卫哈维在《后现代情况:探索文化变革的起源》中提出了时空压缩的概念。他认为,由于技术的发展,时间速度变得更快,空间转移也更方便。与过去相比,时。由于发展中国家实施了赶超战略和跨越式发展,它们将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走过发达国家的漫长历史。与发达国家相比,时间和空间似乎被压缩了。诗人出生在南方农村。他从小就和祖父母住在一起。他成年后走出大山,成为一名农村教师。后来,他进入报纸担任记者和编辑,并在壮年时移居香港。这种经历无疑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社会发展的缩影。中国从当地迅速进入后工业化社会将带来什么样的心理感受?丰富的物质能带来心灵的慰藉吗?涂尔干提出“失范”的概念,或许更能解释急剧社会变迁给人带来的创伤,而不是欢乐。旧规范已经失去,新规范尚未建立,焦虑无声地潜入现代人的心中。木心先生在《从前慢》中详细诉说,以前的日色变慢/车、马、邮件都慢。这种怀乡式的低语无疑是挽歌。诗人李月边更体会到时空压缩带来的惆怅。城市,曾经是一个村庄给出了诗人的问题答案。作为一个被城市拐卖的婴儿,我站在广场的中央/我像牛一样强壮。我骨子里没有泥土和水的味道/雾霾。所有八卦都是严肃的话题,比如鸡鸭/睡觉,发酵成公共事件。在舆论领域,我一直保持沉默/但多次缺席判决。旁观者非常危险/遥望祠堂。杂草在瞳孔里疯狂生长///城市。它曾经是一个村庄。人来人往/人来人往,人来人往。共生时间:孤独的灵魂无处不在。为了回答自己的存在,西哲笛卡尔把自己的哲学奠定在我的思想和我的基础上,从而打开了分心的水闸,势不可挡。从那时起,主体和客体之间的分离已经成为人与自然之间的界限。即使胡塞尔的现象学通过纯粹的意识弥合了主体和客体之间的差距,它也无法治愈疾病。相反,中国传统哲学并不提倡主体和对象的极端分裂。特别是庄子在《齐物论》中提出了天地与我共存,万物与我为一的主张,将人类主体与天地万物融为一体。就时间而言,它不是人类的专属物,而是万物共享的时间。换句话说,它是诗人描述的第二种时间模式:共生时间。也许是因为他从小就在农村休眠,李月边对动物充满了赤子的热情,这体现在他的诗歌和动物形象上。这些动物可以是它们自己的形象,可以说是人类的隐喻。这些动物也在时间的河流中流动、痛苦和死亡,最终成为人类心中不可忘记的物体和可转化的自我。诗人蟋蟀一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姜奎齐天乐蟋蟀所描述的代表离别恨的悲伤语言。在《郭果和蟋蟀》中,蟋蟀代表大地的诗歌从不间断勃发。李月边的蟋蟀与前两者大不相同。他描述了生活在进化时期的蟋蟀,像人类一样孤僻、好斗、残杀。如果你被上帝的刺激所诱导和控制/你会耸起翅膀,成为类似的杀手/骄傲地认为你在守护领地,延续血液/但观众认为这就是生活的优雅。在另一首诗《孤狼》中,诗人用狼的生存史解释了人与自然的杀戮过程,本质上还原了人类自我毁灭的意义。领地的防线已经退守到子夜。敌人不是来自阳光记忆深处的灯光。环顾月亮,嚎叫逐渐成为一种奢侈。独自穿越最后一座山的集体祈祷成为一个剪影血谱。它只记录了仪式的轮廓。几年后,生命格里必须被大雪覆盖。图书馆的大尾巴不想擦拭虚伪的眼睛和惊讶。今晚,兄弟姐妹们仍血管嚎叫,被砍伐的声音压抑了很长时间。他们的欲望追逐数千英里,河流奔腾,山谷呜咽衬托出图腾的野生力量黎明,但它接近以动物为主题的诗歌,也反映了时间的线性过程,如诗歌中的进化、延续和几年后。当然,共生时间不仅仅是从动物的角度出发的,更多的是诗人与动物的互动,体现了万物共生的理念。当然,共生时间不仅仅是从动物的角度来看,更多的是诗人和动物之间的互动,反映了万物共生的概念。在《过去》一诗中,诗人与壁虎、狗和蛀虫的互动嵌入了时间记忆。昨天晚上,几声咳嗽遭遇壁虎/一条断尾呼啸而来,我想象前天走过街道的流浪狗/城管会被遗忘。狗伸出长舌头……狗和我就像射出的子弹/像烟一样倒退,回到今天。我想凭空倒退子宫/蛀虫沿着年轮咬。可想而知,诗人的生活世界与物象密切相关,尤其是与动物有着不断的放弃关系。共生时间不仅是人与物象的共存,也是人与物象的相互转化,即主体的物象化和物象的主体化相互交织发展。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诗人叶维廉评论说。//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你——风景——看风景的人,明月——你——别人的梦,呈现出主体与客体的相互转换,从而产生无限的想象。李月边可能没有深入研究这种转换共生关系,但他可以通过直觉灵感很好地表达主客之间的交换关系。例如,他在《惊愕》中的第四首诗中,深刻表达了我和鸟从主体、对象分离到主体、对象转化的过程,促进了万物共生的发展。昨天早晨我走过枫叶街,看见这鸟笼之后一年,我在早晨傍晚,走过枫叶街都看见这鸟笼,笼里没有鸟,鸟毛都没有有个老头孤单地走过枫叶街,伫立红灯下消失在绿灯中。鸟笼摇晃着,就像昨天早上我走过枫叶街,看到鸟笼一年后,我在早上和晚上,走过枫叶街看到鸟笼。笼子里有一只鸟,有时鸟毛笼孤独地挂着。在枫叶街的屋檐下,我想这只鸟已经把笼子当作巢穴了。有时我停下来看着鸟,想着鸟,有时想着鸟,有时想着鸟,有时想成为鸟。今晚我的梦想成真了。我在笼子里跳了起来,发出鸟叫声,随着笼子摇晃。这个早晨,一位老人看着我,看起来很高兴。当然,从转型的角度来看,人与鸟的共存有点低估了诗人的野心。诗人作品中随处可见鸟的形象。鸟能飞,鸟是自由的象征,诗人不是化为鸟的隐喻吗?诗人直接回答了有时候我真的很想变成鸟。另一首诗的题目叫《梦鸟》。作者自称是大鸟,就像庄子说的鹏鸟。它与台风和乌鸦作斗争,我与寒冷作斗争。诗人想象中的鸟和人类一样,必须与生活作斗争。自由不是一种容易获得的果实。在《惊蛰》一诗中,作者在时间的笼子里想起了人类必须保持的纯洁的心。或者,我内心的温暖依然单调/所以我想听鸟的故事,我想/像婴儿一样站在鸟的翅膀下/听飞翔的声音。为了表达时间沉默消失留下的模糊感,诗人的物理表达只能描述无生命的物体,就像静物素描一样。表面上看起来平静,但实际上反映了主体内心的汹涌。这也是物象主体化的高超技法。在《阳台》诗中,作者写道,“盆栽的瓷器活很久。多年后/这棵树。折磨这棵树的未来/只有森林才能消除森林的短暂。时间像冬天一样杀戮,人如树,体验红橙、黄、绿、蓝、紫,最终走向萧杀的结局。然而,作者期待着今晚月光要复活的美好牵挂,从虚掩玻璃门和现在风穿越缝隙。更感人的是,诗人把祖父母和物象结合起来,留给读者。在《春分》一诗中,诗人写道:三月的庄稼越来越茂盛了/奶奶穿过墙壁,在碗的深处耕耘/在黎明时分犁子的声音/并警告我不要因为冬天的责难而难过。奶奶和碗有内在关系吗?女人像碗,还是地球像碗一样包容人类?无论如何,祖母就像三月的庄稼,给我们带来春天的种子。在《祖父带刀进山》一诗中,诗人将祖父与刀的关系比作人与自然的共生关系。祖父带刀/进山不是为了杀人。原因是这样的,鸟类和动物受到礼仪和法律的限制,世界不超过矩/山,用花粉铺路和清洁/爱上花草树木。爷爷/不想拔刀,避免制造精神悲剧。诗人对祖父带刀进山却不想拔刀的做法,一度流露出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导致抑郁。很长一段时间后/我隐约莫名其妙其妙的悲伤和悲伤;在最后一节中,诗人把祖父-刀-山-我的关系变成了诗中略带神秘的表达,祖父睡在山里后,留下了一把刀。刀/水平和垂直看起来像一座山。晨霭晚岚/雨吟风啸,祖父卧榻之侧响起/砍伐声,我蠢蠢欲动想拔刀”。若将四者视为共生转化关系,则对这首诗有更深的理解。总之,刀是山,刀是时间,它传承到我手中,我能做什么?抽刀断水更流!前世和今生,到处都是孤独的灵魂(三生三世)。文化时间:我的前世是一条小鱼。生命在于运动。人类将运动方式转化为时间秩序,这与万物的生长基本一致,但时间刻度无疑是文化产物。记录现代社会时间的公历是线性时间概念的文化产物。线性时间视角下的生命多么有限和脆弱,焦虑感无处不在。为了克服生活的焦虑,文化时间出现在多样化的面孔中,其中之一是中国古人提出的循环时间,终点是起点,起点是终点,时间是无尽的。生命也在不断循环,新旧,长幼传承,血脉不断。尼采说:如果你对生活没有周期性的信心,相信生活中的理性,人类就不会可能会这么繁荣。语言学家索绪尔认为语言具有持久性和共时性,因此线性时间是持久性发展,循环时间是共时性的存在。共时时一些学者称中国历史为停滞的帝国和超稳定的结构,只有循环朝代被取代,没有明显的变化。随着佛教进入中土,中国传统文化的循环时间逐渐深入人心。世界各地的宗教和哲学似乎都有轮回。众所周知,轮回起源于印度婆罗门教和佛教;然而,欧洲古希腊哲学和德鲁伊教也有独立的起源,基督教将其发展成复活的概念。中土更接受佛教轮回的思想。佛教认为,人死后,中阴离开了人体。在天神道、修罗道、畜牲道、饥饿鬼道、地狱道、人间道方面,根据自身的业力深度和迷茫程度,轮换为六个轮回。从循环时间的角度来看,是前世、今生、未来三世的轮回。不知道李月边是否是纯宗教意义上的佛教徒,但从他的诗歌来看,他的思想融合了佛教,尤其是禅宗的意义。因此,他的诗歌显然表达了他对轮回时间的偏好。首先,从诗歌题目可以看出。比如《既往》、《三生三世》、《我是微生物扔向来世的漂流瓶》,尤其是《庚子年、春(组诗)》,分别以中国春季节气为题目,《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谷雨》。诗人心中烙下文化时间的印记,自不待言。其次,轮回是诗歌内容的重要主题之一。在《三生三世》中,诗人自言自语道:我的前世是一条小鱼,静静地来来去去/只记得父母七秒钟。前世缺善可陈,我悠闲地吞下了短暂的短暂,不知怎么就死了/连名字都没留下,而且还未成年。为什么幼年早逝?诗人追求答案。诗中的第二节描述了这辈子的我。这辈子,我在食物链的顶端,眼里荡漾着湖的黑暗/把湖里抓到的鱼白切、蒸或炸一群虾。如果我从佛教业障理论的角度来看,因为人类杀鱼,轮回到前世就是死鱼。作者没有明确指出佛教文化时间的本质,但从文本中可以看出,诗人还指出了一把看不见的刀一把杀死自己的致命武器。至于未来是什么,诗人深感困惑。我不知道我的来世是什么,我不知道/是否有宏大的视角,是否有人的印象/湖泊、干涸或没有,没有来世/前世和今生,到处都是孤独的灵魂。这种困惑是以鱼的姿态面对湖水的。我在湖里游泳/抬起头,专心听月光的声音,听风/在窒息的边缘深呼吸。如果连轮回都毁了,时间的结局之一就是世界的毁灭,这就是诗人的恐惧。鱼是诗人不断描述的主题之一,似乎与上述鸟主题密切相关。庄子的《逍遥游》说:北冥有鱼,它叫坤。坤之大,不知其数千里也;变成鸟,它叫鹏。鸟从鱼转化而来,从循环时间或循环时间来看,鸟也有可能变成鱼。而且两者一个在天,一个在地,都是自由的象征,虽然两者和人一样,面临着生老病死的困惑。诗人在《我是一个微生物扔向来世的漂流瓶》一诗中再次提到,我也面对珊瑚礁岸上的大海,熙熙攘攘的卑微梦想/生命就像鱼的记忆一样短暂。诗中的来世蕴含着对这一生的回忆,这意味着诗人的前世是一条鱼。当诗人面对大海时,春天的花并没有绽放,只是感受到海水的温度在飙升,最后在温水中腐烂,像一群蚂蚁/沉积在岩石的孔隙中。至于未来,我就像一个被扔出去的空漂流瓶——/期待来世,你可以把它握在手心。诗中没有明确的答案,只是一种温暖的期待。时间的另一个结局是跳出三界,涅盘成佛,生活在永恒的时间里。佛教提出了苦、集、灭、道四大基本教义,苦为生老病死,苦为召集苦的原因,灭为灭绝混乱而离开生死的苦,是完全解放涅盘境界的正道。佛教的道类似于中国的道教思想,都是解脱人生苦难的义理。人类对时间的困惑是对生活的怀疑。诗人深入分析时间,归根结底是在寻找生命意义的答案。李月边终于在最近的作品《独自在山庙避雨》中给出了一个答案,一个禅宗的答案,云淡风轻:念经声隐约,如果你的黑发被践踏,雨歇后无法治愈,暮色很重。春天和冬天,枯树仍然隔着秋挥手告别鹦鹉和女孩,拖着镣铐。下山的小路崎岖曲折。我想成为云淡风轻的人的总结:自囚和游泳。时间究竟是什么?谁对此有明确的概念,能用言语表达出来?谁有一个清晰的概念,可以用语言表达出来?但我敢自信地说,我知道如果没有过去,就没有过去的时间;没有来,没有未来的时间,如果没有,就没有现在的时间。时间是人存在的基础。我们对事物的质疑是对人类自身的质疑。时间戴着神秘的面具,打开面纱一窥真相,这是李月边诗歌中隐藏的主线,掌握了这条主线,就掌握了打开诗人心灵的钥匙。然而,在对三种时间模式的不遗余力的叙述中,诗人并没有给出坚定的答案,一个标准的答案就像考试,而是为读者不断探索的可能性留下了空间。他的矛盾就像诗中的转化写作,他也对自己感到困惑。毕竟,我是一个自我囚犯/灰色的太阳,就像一种越来越深的内疚/我想把手伸进清澈的溪流/清洁过去的灰尘,甚至是轨迹(刺痛)。即使他在时间上不断沉沦,难以解脱,难以达到涅盘的境界,他依然乐观地面对物象化的五彩缤纷世界,游过时间之河,游过生命之河。雨生百谷,这是命运的回归/虽然夏天犹豫不决,但终究如期而来/等待人生收获的那一天/我背着稻穗和你相遇游过这条河(谷雨)。二十年前,题外记第一次见到李月边。那时他是报社记者,我在法院研究室负责对外宣传工作,业务联系将我们交织在一起。我不知道他写诗,他当然也不知道我把发霉的诗封在抽屉里。在多年的交流中,从他自述的话语中,我勾勒出一个励志的形象——从一个农村少年,读完师范学校,再读师范学院,从中国师范学院到大学美术专业,然后成为一名时间不长的乡镇美术老师,然后通过招聘成为当地党报记者,在新闻岗位上辛勤工作了近20年。除了写好新闻,获得多项奖项外,他还可以在绘画和文化策划方面独立。几年前,为了与香港的妻儿团聚,他放弃了自己热爱的新闻工作,在香港定居,并成立了一家致力于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中国语境出版社。三年前,李月边把我拉进了珠西诗群。直到那时我才知道我们是同道中人,我才知道珠西地区有一群诗友,尤其是江门。羞愧地说,我一直认为他只是一个媒体人。直到那时,我才知道他的诗歌造诣很深。我逐渐知道,早在师范大学学习期间,他就研究了大量著名的中外诗人诗歌(集),并在报纸和杂志上发表了诗歌。据我所知,在报纸辞职搬到香港之前,李月边去北京学习绘画,学习中国山水画的研究生课程。目前,他已将出版人、诗人、画家的身份融入媒体人的背景。有一次私下交流,我说他的诗和绘画风格差不多——他画的中国山水画大多采用点墨法,画面密不透风,气势磅礴;从这个角度来看,诗歌也充满了气象,形象密不透风,导致读者无法呼吸的阅读体验。李月边回应说,这是他故意做的风格。后来,当我仔细阅读它的诗歌时,我忍不住觉得诗歌就像其他人。他有南方传统人的身材,但身材强壮,就像南方乡村的敦实丘陵,清新而野性。这篇文章写完了,已经是深夜了,仰望夜空,只见一轮满月高挂,远处的月光,依然是莽山,依然是莽月。月光下,我仿佛爬过一座山,依然看到一行又一行的月边诗行。2022-10-07(农历10月16日)月圆之夜作者简介:门梁,原名梁文生,法学博士后,大学教师,具有政治、司法、个人命运:对一起谋杀案的深刻描述、传统背景:地方文化和社会变迁、历史社会文化系列(聂亦峰先生是宰公双节堂平训????????????????????????????????????????????????????????????????????????????????????????????????????????????????????????????????????????????????????????????????????????????????????????????????????????????????????????????????????????????????????????????????????????????????????????????????????????????????????????????????????????????????????????????????????????????????????????????????????????????????????????????????????????????????????????????????????????????????????????????????????????????????????????????????????????????????????????????????????????????????????????????????????????????????吴中判牍》)。附:李月边的作品/田野(组诗选2)之一:荒野是盘古睡觉的地方,低于脚底的草。冷血动物被风雨放牧。孤魂野鬼在夜晚和冬天的黎明,尤其是早春的血液沸腾。寒冷迫使人们在黑暗中耳语。孤独的夜晚,一些生命逐渐枯萎。在星光下死去的昙花丛林在溪流中轮回了数千年的阳光,有些坟墓里没有草。所有绿草如茵的土地都埋葬着生机勃勃的亡灵。用鲁莽的火焰驱除伤口的毒液,他们可以自由呼吸土地,四季发芽。第二:孤狼领地的防线已经退到子夜。敌人不是来自阳光记忆深处的灯光。环顾月亮,嚎叫逐渐成为一种奢侈,独自穿越最后一座山,山上的集体祈祷成为一个剪影血谱,只记录了仪式的轮廓,生命格里必须被雪覆盖几年后,图书馆的大尾巴不想擦虚伪的眼睛和惊讶今晚,兄弟姐妹仍然在血管嚎叫被砍伐抑制欲望追逐数千英里,河流奔腾,谷物箔图腾野生力量黎明,但接近/蟋蟀选择洞穴不是进化错误的祖先生活在树上,或洞穴树和洞穴更接近天堂隐士,和你一样孤僻,选择世俗并不是信仰的错误。月亮黑风高。你抬头看着后宫里的星星,然后交朋友。耕种土壤、砖石和草地,将杂食和斗争的基因植入后代。如果你被上帝的刺激发和控制,你会耸起翅膀,成为同类杀手。你以为自己在守护领地,延续血液,但观众认为这是生活的优雅/阳台下午。首先,鸟语意义复杂。首先,鸟语意义复杂。花色复杂的蜜蜂绕两圈。飞远了。远离空荡荡的枝叶。之前阳光来过。雨来了红橙黄绿蓝紫。冬天容易荒芜,逐渐褪色。植物很像盆栽瓷器的易散气味。这棵树多年后。只有森林才能消除森林短暂的玻璃门来折磨这棵树的未来。现在风穿过缝隙拥挤的暑气,就像耀眼的咆哮假眠。今晚月光要复活/昨天晚上,几声咳嗽,壁虎断尾呼啸而来,就像一股热浪,我坐在隐形墙上吐了36周天。壁虎撞上的背影是按照情节打坐的主角。我走出了火的动作。壁虎可能突然感到寒冷。我想象着窗户玻璃爆裂的事件。我想象着前天走过街道的流浪狗城管会忘记。狗伸出长舌头,我想象成喷到天空的地下岩浆水。我站在碎玻璃上,狗像射出的子弹一样倒退。今天,我想凭空回到子宫,但蛀虫沿着年轮咬夜,不干净。剩下的月光隔着树叶投下阴影。凌晨,我陷入了松木家具的森林,回忆起以前的一切,追溯到今天的七情六欲,将成为过去/梦见鸟儿在地上抽搐。就在晴天,山里的树也有羽毛和杂草,呈现出癫痫发作的症状——这不是台风季节,但乌云随时叶的方向,就像冬季仪式上的鸟。群鸦背对着昏暗的天空。此刻,一群群乌鸦困倦了,因为眼睑被空气刺痛,耳边的风,喊出了一个奇怪的名字——灭绝者。包括所有家禽的祖先,他们的灵魂用异味捆绑着我——我像对抗寒冷一样对抗这个梦。两片花瓣挂在梅枝上。就像夏天冻结成固态的眼睛,我觉得地平线上的鸦群是喜鹊/庚子年,春天(组诗选二)之一:蛰人的世界呈现出雷天大壮的卦像蛰虫,翅膀像微雨一样漫天飞舞,仿佛是冬天举行葬礼时远方仪仗的闷雷,像断断续续的咳嗽。这种咳嗽是从土里冒出来的期待,也像是穿过粘稠雾的布谷鸟风在鸟的耳窝里旋转。毕竟,这是自囚犯的灰色日子。就像越来越深的内疚一样,我想把手伸进清澈的溪流,清理过去的灰尘,甚至是轨迹。我内心的温暖仍然单调,所以我想听鸟的故事。我想婴儿站在鸟儿张开的翅膀下,听着翅膀飞翔的声音。第二:春分时,有些人认为膝盖上的寒风是阳,墙壁一夜之间回潮,汇成无数的河流,就像门窗外时间的拔节。我嘴角露出一点蓝色,被雾隐藏着。芦苇的叶芽在河的拐点处飘扬。风中的雷声把远处的山染成了绿色的纹理。每堵墙都是秘密花园的入口。今年的墙比往年重,但今年的燕子比往年早。三月份,庄稼越来越茂盛,祖母穿过墙壁。在碗的深处耕耘,黎明时分犁出稻谷的声音,警告我,不要因为冬天的责难而悲伤/沉默。我的命运大多和你一样,你的命运和他一样,像路人一样。例如,路人:甲、乙、丙丁和猫一样被饲养。像狗一样,所有牲畜出生时都面对各种敌人。各种敌人都是我的朋友,他们互相看着,在婴儿期微笑,男人在青春期敢于抽我的两个鞋底和糖衣药,诅咒我的女人,越来越像病毒。感冒杂扰怪物的异事在梦里,甚至在山路上,然后在沼泽中央挣扎,像秋天蓬蒿长在额头上。感冒的怪物在梦里,甚至在山路上,然后在沼泽的中央挣扎,就像秋天在我额头上生长的艾蒿一样。年轻人就像蝉,蝉在快速埋在城市建筑里,像沼泽里的气泡,不认为他们是主人,或主人,但我不是奴隶。每一棵草都是白发,指向罗盘。公园的椅子沮丧吗?深冬,一棵苦楝树的心情,每一根神经,直到死亡,都像头发一样竖立/我是一个微生物扔向来世的漂流瓶。我在阳光下伸出五个手指,看着已经纹理交错的手掌。我的手掌隐藏着海洋和无尽的波浪。例如,背光山脉的起伏就像一堵城墙撞上了瞳孔礁的岸边。我也面对大海,但我的心跳掉进了海底,就像微生物黑暗中的动态群落,熙熙攘攘的卑微梦想,像鱼的记忆一样短暂。我心跳包围的海底岩石感觉到海水的温度在飙升。微生物迁移到更黑暗的地方,进化成在温水中腐烂,就像一群蚂蚁沉积在岩石孔中的云层最后一缕光,我收起破败的手掌。从那以后,手掌里的微生世界就不为人知了。我就像一个被扔出去的空漂流瓶——期待来世,你手掌/爷爷带刀进山的气息是祖传的。如果你不是山,你就不会明白山楂、狐仙、蛇树就像祠堂。你要烧香,崇拜大猫有族谱的脸,所以爷爷带刀进山。祖父带刀进山,不是为了杀人。当时,山上没有悲伤颓废的情感吸引力。祖父没有藻类装饰繁文缛节的氛围。鸟类和动物受到礼仪和法律的限制。它们不超过矩山的世界。他们用花粉铺路、清洁和爱上花草树木。我祖父不想拔刀,以免制造精神悲剧。我曾经透露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导致抑郁。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隐约感到莫名其妙的难过和难过。爷爷睡在山里后,留下了一把刀。刀横看竖看就像一座山。早晨,晚上,蓝雨在风中呼啸。我祖父卧床的一边响起了砍伐的声音。我准备拔刀/城市。它曾经是一个村庄。祠堂的仪式主宰了一切。早晚有无数的牲畜和无数的负担;花草树木自由散落,日月星辰和闪电雷鸣自由进出池塘。二十四节气是枷锁。蜻蜓虽然一代又一代死在屋脊上,但炊烟袅袅。白天黑夜,地面和地下秩序井然。这里的男人和女人白天是僧侣和道士,土壤和水是寺庙的道观;晚上,男人摸女人的乳房,就像摸晒谷场边的草堆。草堆粗糙,摸起来不温柔。但他们的实践是深刻的,道路不平坦,爬山,在模糊的丛林探索探索婴儿在不断的注视下,吞下旧食物我作为一个被城市绑架的婴儿,站在广场的中心我像牛一样强壮,骨头没有土壤和水的味道有雾霾漂浮。所有八卦都是严肃的话题,比如鸡鸭上床,发酵成公共事件。舆论场上我一直沉默却数度被缺席宣判,围观者很险恶遥望祠堂,杂草在瞳孔疯长城市,曾经是一条村庄,人来人往人来人往,人来,人往/三生三世湖暗黑,类人的眼,深不可测水生物在互相猎杀,极速的,不可捉摸我的前世是条小鱼,悄无声息的来去对父母的记忆只有七秒。湖底水生植物没有边缘柔软,滋生阴谋,蛇伏击一群路过的虾恐慌,但隐藏的杀戮机会我悠闲地吞下短暂的短暂,不知怎么死甚至没有留下名字,还没有成年湖退缩,水有气味,兄弟们对我的生活在食物链的顶端漠不关心,在湖的黑暗中,蒸或炸一群虾像排泄水和蛋白质,咀嚼时,我有成年人的所有外在特征和品味,有两把刀。一个总是在厨房里随身携带,但没有人能看到它。包括我在熙熙攘攘的市场上藏着一把刀,脚下有地铁和航班。前角是电信公司。我在路上狠狠讨价还价价还价,零时就出现了无序的情欲异味。我不知道我的来世是什么,也不知道是否有宏大的视角。是否有人的观感湖干涸的还是没有的,没有来世的前世和今生,到处都是孤独的灵魂,是异味,可能会有一点烦恼。转瞬即逝的陈年阴影依然让我的心忧郁。我静静地坐在树下或树上,在湖里游泳,抬起头,专心听月光洒下的声音,听风在窒息的边缘,深呼吸/独自在寺庙里避雨。祭祀白云苍狗,我仰望雨中的天空,欣赏风吹树叶笼中的鹦鹉,欣赏逗鸟的人。我也有翅膀,但是那个被枷锁锁着卖香烛的女孩说她可以卖给我一个更美好的未来。希望我的鬓角隐藏的问题比我登上寺庙时身体空虚的答案要多。你说,如果你在冰窖里掉下来,五月是噩梦中结痂的疤痕,记忆被唤醒。夏天,寺庙屋檐外的古柏被重新开裂,留下一副身体。祈祷旗像雨一样流泪。你在角落里摇摇晃晃,说与其沉默,最好揭开疤痕,隐约念经。比如你的黑发被践踏,雨歇后无法治愈,暮色很重。春天和冬天,枯树仍然隔着秋天和冬天。你就像一个影子。我挥手告别鹦鹉和女孩,拖着镣铐。下山的小路崎岖曲折。我想成为一名轻松的诗人。李月边曾担任纸质媒体编辑和记者近20年。一些新闻作品获得了近30个奖项,如中国地市报新闻奖一等奖和广东省新闻漫画奖。在《广东教育》、《广州文艺》、《星诗刊》、《作品》、《鸭绿江》、《旧金山时报》等数十家出版物或获奖的短篇小说、散文、诗歌和绘画作品中,有作品被评为中国诗歌网"中国好诗"。在《广东教育》、《广州文艺》、《星诗刊》、《作品》、《鸭绿江》、《旧金山时报》等数十家出版物或获奖的短篇小说、散文、诗歌和绘画作品中,有作品被评为中国诗歌网"中国好诗"。偶尔写文学评论和艺术评论。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作者:每日好诗
------分隔线----------------------------
S12电竞投注网站网址 S12英雄联盟竞猜 电竞比赛赌钱APP下载 博雅棋牌 线上买球平台网站
押英雄联盟比赛的软件 英雄联盟S12全球总决赛下注软件 华体会苹果app下载 英雄联盟S12竞猜 S12英雄联盟总决赛口
英雄联盟S12怎么竞猜 lolS12竞猜下注注册 足球外围买球网址 lpl比赛在哪里买网址是多少 DOTA2电竞比赛怎么买
乐鱼平台登录 LOLS12押注 ag真人在线官方网址是多少 九州网址是什么 英雄联盟S12开赛竞猜开始